武漢肺炎:捲入疫情和假新聞風暴眼中的「武漢病毒研究所」

歲末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把「武漢病毒研究所」這個多少人此前聞所未聞的名字推到了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聚光燈下。

日前,這個研究所就美國藥品瑞德西韋抗冠新用途申請專利,引發諸多評論。

從蝙蝠到雙黃連,眼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舉一動幾乎都成了關注熱點。伴隨著病毒傳播的,還有陰謀論、假新聞。

那麼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怎樣一個機構,又如何一次次走到輿論的風口浪尖?

專利「搶注」爭議

2月4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官網發佈訊息稱,「我國學者在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文中披露已在1月21日就瑞得西韋申請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抗病毒藥瑞德西韋是美國吉利德公司專利產品,用於治療埃博拉等傳染病。

美國《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最近曾報道,使用瑞德西韋後,一位在美國的武漢肺炎患者症狀改善。

中國大陸有媒體質疑,疫情當頭,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什麼對有效性仍在驗證中的藥品開始「搶注」?

彭博社5日文章則表示,此舉或許會重新挑起外界對中國對知識產權尊重問題的長期擔憂。

蝙蝠——追查元兇

追根溯源,許多人第一次聽說、開始談論武漢病毒研究所,可能是因為「蝙蝠」。

武漢封城之前,外界對疫情的關注度與現在不可同日而語,對新冠狀病毒的了解也更為有限。

不過,在距離疫情源頭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公里、車程只需半小時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員早已開始分析從病人身上採集的樣本。

1月23日,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團隊公開研究成果:對新冠狀病毒和薩斯(武漢 非典)病毒的基因組成分析後證實,初始宿主是蝙蝠。

石正麗人稱「蝙蝠女俠」。在對薩斯病毒溯源研究中,她領銜的團隊經多年調查研究後證實,蝙蝠是SARS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

今年1月21日,湖北成立新型肺炎應急科研攻關研究專家組,組長正是石正麗。

雙黃連——「抗冠新藥」

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發佈讓難以計數的人「行動起來」,可能要歸因雙黃連。

1月31日,中科院發佈,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武漢病毒研究所聯合研究初步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

這一發佈經包括《人民日報》在內的諸多媒體高調報道,在大陸直接引發搶購潮,不少地方的雙黃連線上線下瞬間斷貨。

在中國社交媒體上被有些網民稱為「抗擊新冠肺炎的雙黃連之母」 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瞬間成為風雲人物。但是,收獲點讚的同時也遭遇人肉搜索,資歷、背景被起底。

雖然中科院在發佈消息的同時明確指出,雙黃連口服液將「開展臨牀研究」,但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上海藥物研究所仍被指急功近利,「沒有任何證據就發佈雙黃連可抑制新型病毒」。

武漢肺炎
伴隨著病毒一起擴散的還有假新聞、陰謀論

假新聞——「標本洩露」

圍繞武漢病毒研究所最具爆炸性的指稱當屬另一宗在網絡流傳的假新聞。假新聞稱,新型冠狀病毒其實是中國當局研發的生化武器,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引起疫情。

大多相關報道都援引美國小報《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與大報《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無關)的兩篇文章;這兩篇文章則是引述一名「前以色列情報官員」。

兩篇報道都沒有提供相關證據,文章中的以色列情報官員也明確指出目前「沒有證據或跡象」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曾經發生這種洩漏。

BBC曾向《華盛頓時報》查詢,但未得到回復。

陰謀論雖然遭到來自不同國家、不同領域的科學家駁斥,但在網上繼續發酵。

2月2日,石正麗在個人微信朋友圈發文稱: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

武漢地方官媒《長江日報》稱,該報記者通過中科院武漢分院工作人員,向石正麗本人求證此條朋友圈消息屬實,並獲准發佈。

新冠狀病毒

武漢病毒研究所簡介

武漢病毒研究所到底是怎樣一個機構呢?

據研究所官方網站介紹稱,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成立於1956年,是專業從事病毒學基礎研究及相關技術創新的綜合性研究機構。

研究所擁有中國首個投入正式運行的生物安全(四級,P4)實驗室、衛健委指定的「國家級保藏中心「微生物菌毒種保藏中心、國家非洲豬瘟區域實驗室、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與武漢大學共建)等研究技術平台。

國際上通常根據危害程度、所需防護程度等,把生物安全實驗室分為四個等級,四級意味著需要的防護水平最高。

2015年1月31日,武漢P4實驗室竣工揭牌。

眼下,武漢肺炎疫情仍未平息。

武漢病毒研究所與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和國家病毒資源庫仍在著力進行抗病毒藥物及疫苗等研究。

可以預見的是,在今後一段時間,武漢病毒研究所仍將處於風暴眼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