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小孩說「警察打人㗎」 小學老師Ms. Yu回應:人有好有壞,非職業區分

Ms.Yu是小學音樂老師、Blogger,她在其 Facebook專頁「Ms Yu 」分享日常跟學生交流的故事,文筆細膩,人氣KOL葉朗程曾公開說是她的「鐵粉」。

這半年來,作為老師的Ms.Yu,有很多感受。

11月12日,一位青年早上在西灣河中槍翌日, 她寫下文章《無論如何,有老師在》 :「當老師的從不會成為甚麼大人物,卻是能悄悄住進孩子心裏的人。此時此刻我們唯一有十足把握承諾孩子的是,無論如何也會跟你們一起走,一起哭、一起捱下去。一如既往,我們不會把你們做錯的說成對;一如既往,我們會說自己的路自己走,但會守在你們附近替一直打氣。就算只是一廂情願,我們不介意。」

自反送中運動起, Ms.Yu留意到學生有意無意提問關於社會運動的問題, 令她不禁提起警覺。同時間, 讀者家長向她表示不知如何向子女解釋「警察是壞人嗎?」 等問題。作為一位具備十多年年資的老師,對她而言, 教育最重要是顧及學生的感受,避答問題只是權宜之計, 她每每都會嘗試解答問題,解開學生的疑惑。 她接受眾新聞訪問,分享她向小孩解釋反送中事件的方式,以及她對教育的看法。

多說宏觀價值、善用例子

Ms.Yu 30多歲,現任教小一音樂科,之前曾教中學, 平日亦有私人教授聲樂。她說,小一學生的心智和思想未成熟, 不會很了解社會現時發生的事,亦不在意,但是見到有人示威、 有警察、連儂牆遍地開花,就會起疑問。「他們會問: 為甚麼要示威?」、「點解啲警察喺出面?」、「點解青蛙( 指pepe)喺度喊?一時又有個心心嘅?」等。眼看四周的境況,Ms.Yu意識到是社會運動激起小孩的好奇心。

Ms.Yu認為,相比直接答問題,可多用生活例子、 歷史故事解釋。有一位約7歲的學生曾經問她:「為甚麼要示威?」 Ms.Yu向他解釋:「啲人有權表達自己不滿, 同你哋喺學校講唔鍾意一樣,示威人士係想話俾政府知, 佢哋唔鍾意啲咩。好多人唔鍾意一樣嘢,所以佢哋就同政府抗議, 佢哋又覺得政府唔可以滿足到佢哋需求。譬如,你唔鍾意食橙, 但媽媽會話為你健康好,所以你要食橙。」

五大訴求、反送中條例是甚麼,Ms.Yu覺得, 在小學生的眼裏,均不是重點,他們未必明白,亦不感興趣, 反而把答案的重點放到宏觀價值,如基本人權、 自由等,更能令孩子獲益,「小朋友的眼界大好多, 譬如反送中同自由係咩,佢哋係同等咁想知。 我多數會講一個較大的課題,唔會針對一件事。 針對一件ongoing(持續)的事,對錯未必可以即時講到, 但係大道理、基本人權,你可以講到,呢啲大道理佢哋會入心,而小朋友鍾意聽啲大道理,因為咁先應用到喺佢哋生活。」 正因如此,她在課堂上不會主動提起政治議題,學校亦未有刻意添加壓力。

有一位約4歲的小孩曾向Ms.Yu不屑地說:「警察打人㗎!」 Ms.Yu回應小孩道:「其實警察呢種職業都係人, 而人,就係有好人同壞人,咁唔係因為職業去分人係好定壞, 你要自己去分。」

她解釋:「小朋友係未分到灰色地帶,佢哋係好黑同白, 佢哋可能細個,但都會諗,點解個人瞓咗喺度, 個警察都仲會打佢呢?我諗佢哋小心靈都有好大衝擊同矛盾, 唯有抽番出嚟講。」

Ms.Yu收到不少家長讀者的訊息尋求協助, 指他們不懂得向子女解釋警察使用過份武力的現況, 她認同是難以解釋。她亦曾發文分享建議,文章寫道:「依然會用『 警察係好人』呢個前設做討論出發點」,「 我做唔出叫小朋友幾歲就開始唔信警察, 因為如果連基本信任都建立唔到, 佢哋第時會連相信與不信嘅選擇都無埋。相信要時間建立, 不信只需一秒,教育孩子幾時都要取難不取易。」

「教咗佢哋憎恨好容易,但社會都要繼續運作的時候, 咁不如教佢分辨好同壞,好好保護自己的心靈, 之後的路會更加容易行。」Ms.Yu說。

長於亂世  老師有責為學生釋慮

Ms.Yu在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 開始在當時的主場新聞發布文章抒發對社會現況的見解, 2015年開設Facebook專頁Ms.Yu,在個人平台跟讀者連繫。起初,她多分享雨傘運動相關的文章, 後來,隨着運動落幕,她轉至分享教學的趣事, 有時是學生取笑她臉上有暗瘡,又有時是學生提醒她不要把菠蘿腸仔的膠簽也一併吃掉,小孩的童真讓讀者會心微笑。

小故事令讀者想起童年的無憂無慮,更有另一層意義,Ms. Yu偶意會利用生活的小事,抒發她對社會的感受。一位讀者留言說:「你的文章令我好多份早餐加咗唔少淚水。」

她在一篇文章提及爸爸當年送了《天地一沙鷗》這本書給她,「當年升中一被一所名校取錄,全家上下歡天喜地,唯獨爸爸沒有特別雀躍,那份冷淡是十一歲的我不能理解的;我只好把它解讀成爸爸不希望我驕傲。然後,爸爸送了這本書給我,希望我在中一開學前讀完。當時感覺這部經典作品平鋪直敘、沒甚驚喜,細說的是海鷗 Jonathan 追夢的過程。因為他熱愛飛行,所以不甘心只當一隻在海邊搶食麵包屑的海鷗,他希望飛得更高更快。雖然在過程中被同類鄙視,甚至被逐出族群,他也沒有放棄夢想,最終練成超卓的飛行技巧,成為專家,不計前嫌回到當年唾棄他的族群,傳授飛行技術。」

Ms. Yu小時讀《天地一沙鷗》沒特別感受,如今才明白,爸爸當年沒因為她考入名校而顯得高興,是怕她迷失在名校對學生單向的期望,被調教去追尋世人眼中的夢想,卻失去自己對生命的動力,「他怕我成為那些只懂天天在海邊搶食、認為麵包屑就是生命一切的海鷗。」

另一篇文章,講Ms. Yu如何跟一位14歲的學生反思自由, 她運用一個故事,故事中有兩名小朋友拖着媽媽的手到草地玩耍, 一位飛快地把媽媽的手甩掉,一位卻先問過媽媽,媽媽左顧右盼,確定沒有「不准踐踏」的標語後便批准了。「他們都是好孩子,表明上沒有區別,同時在草坪上快樂的奔跑著,可是他們心裏的草坪,一片是無邊無際的、另一片卻滿佈荊棘與圍欄。第一位孩子覺得凡事都可以,除非有人說不行;第二位孩子覺得凡事都不可行,除非有人說可以。」

「自由,活在每個人的心裏,它有時強大、有時脆弱。強大時,它像呼吸一樣理所當然的,沒有人會討論;而當它受威脅時,人們便需要用一些實體化的行動,如聯署或遊行,跟信念相近的人互相勉勵,去確定自由的價值 — 那是承托生命的基本價值。所謂守護自由,其實是守護人心,讓人活得有價值。」

Ms. Yu自問欠缺政治觸覺, 無法洋洋灑灑寫出一篇見解獨到的政治評論,或資訊性文章, 於是她由淺入深,用故事去表達所思所想,此方法吸引了一群讀者。對於葉朗程說是她的「鐵粉」,Ms. Yu謙虛感謝他的賞識。

有趣地,有時候Ms. Yu記下故事的初衷,並非連繫至近日的反送中運動,但讀者卻自行演繹。她有一篇文章,講述 一群學生責罵另一位同學用腳踢一隻正在休息的蝴蝶, 故事用意是表達小孩的良心,不同的留言卻指向反送中運動的發展: 「班豆丁叻過PK大Sir!!」、「放棄下一代太涼薄」、「 多謝你提醒大家下一代的重要。然而這政權正在催毀他們。 希望大家多多關懷,幫助,守護他們。」Ms.Yu讀音樂出身, 她嘗試解釋文章如藝術,「永遠是社會的反映。」

學生在校外拖手組人鍊,在校內貼連儂牆。今日,政治找上香港每個人,校園無法獨善其身。 對Ms.Yu而言,她對教育的信念從沒有改變, 反而更加注重學生的小心靈,她會回答學生在政治方面的問題, 因為問題代表他們有疑惑及被關注的需要,她在一篇文章寫道:「學校,永遠都應該是一個100%讓孩子免於恐懼的地方,成長本身已經令孩子戰戰兢兢,所以他們先要不恐懼,才會開始認識自由及學習尊重別人。為人師表的責任不止於傳授知識或灌輸價值,而是要替孩子釋除成長中的種種疑慮。常說老師是教人不是教書,教育旨在令孩子在自由自在中學會相信自己、相信別人,最後才會懂得相信社會。」

她11月的文章《無論如何,有老師在》還寫道:「孩子們要記住,就算學校倒塌、教育制度瓦解,只要有老師在,無論任何年紀、任何身世,你們都會是我們最寶貝的寶貝。」

教育局近日調查有人投訴老師,包括網上言論,Ms.Yu可會怕被白色恐怖打壓?她說:「其實從建立專頁第一天開始,已經知道有被打壓的風險。但我沒有因此太擔心,因為敢言與慎言之間,其實還可以找到能夠發揮的空間。經營專頁5年,Ms Yu 已經建立了自家的風格,雖然偶有收到反對聲音或挑釁言論,情況卻不算嚴重,所以會繼續一直以來的經營路線,沒有因為社會風氣而打算加緊自我審查。教育局處理違規教師的方法很多,這次選擇高姿態地公開譴責及懲處,可能希望達到殺一儆百的效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